截至5月初,今年全国50个重点城市土地出让收入合计为7645.3亿元,与2016年同期不到5000亿元的水平相比,上涨53.3%。媒体用“暴增”二字形容今年的增长。国新办5月5日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土部规划司庄司长表示,国土部反对投机炒作土地,也不希望地方发展依赖土地财政。

 

土地出让收入是近二十年来地方政府最大宗的收入。下面几个数字可以看出土地出让收入到底有多么丰厚。2013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41250亿元,2014年42606亿元,2015年32547亿元,2016年37457亿元。虽然2015年和2016年比起2013年和2014年有所下降,但3万多亿元的体量仍然是非常惊人的。前几年的土地出让收入,大于我国任何单个税种的总收入,2016年的土地出让收入虽然有所降低,小于当年增值税的总收入,但仍然远大于第二大税种的企业所得税(当年企业所得税是28850亿元)。

 

土地出让收入已经成为地方政府最重要的财源,离开土地收入,地方政府发展将面临怎样境况,这些问题都亟待思考。在此种背景下,郑新立提出,政信研究院当前的任务之一是针对有关土地财政的问题,研究农村土地政策改革问题的系统解决方案,实现土地财政转变为市场化的运作方式,以增加财政收入,缩小城乡之间发展差距,支持城乡一体化、支持农业现代化的发展,以达到释放推动市场经济增长新动能的作用。

 

在化解“土地财政"问题的对策建议方面,广西大学岳桂宁教授认为资金来源是新型城镇化必须面对的核心问题之一,而这些问题的突破口都集中在土地制度改革上,我们预期未来可能有重大政策突破。要从根源上解决土地财政问题,必须先解决中央与地方关系的问题,合理划分中央与地方的事权与财权,削减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动力。在事权方面,省级政府应主要负责本辖域内的经济调控、经济结构的调整、自然环境的?#32435;啤?#31038;会的基本保?#24076;?#21306;域道?#26041;?#36890;、公共秩序与安全等。市、县、乡级政府应主要负责本辖区内的公共秩序与安全、公用事业、城乡建设等。提高地方的分成比例,增加地方的可支配财政收入的同时完善转移支付制度。在财权方面,岳桂宁教授认为可以考虑采取重新划分中央与地方的归属税种,调整中央与地方“两税”的税收分成比例;进一步增加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总量,提高一般转移性支付的比例;适当开征地方新税种等多项措施增加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岳桂宁教授认为完善土地税收体系是化解“土地财政"问题的重要对策,可从改革财产税、完善耕地占用税、改革土地增值税入?#37073;?#21478;外,土地增值率的确定应由专门的评估机构?#25512;?#20272;人?#27604;?#23450;,以确保评估的科学合理,要加强评估机构的建设?#25512;?#20272;人员的培训。

 

针对郑新立提出的土地财政问题研究,国投信达相关专家认为,目前紧要而务实的做法,是如何规范和约束土地财政,使土地财政能够尽最大可能地造福地方百姓。国投信达作为政信金融领域的领军者,有魄力也?#34892;?#24515;携手政信研究院,为土地政策改革、城乡一体化发展等问题的研究共同努力。